4166com金沙 > 影视影评 > 随便写点,被师傅阴了

原标题:随便写点,被师傅阴了

浏览次数:198 时间:2019-10-03

  在hillsboro的电影院看的,今天首映,以为人会很多,其实上座率还算很高的,只是比起dark knight来说差远了。老美估计很多看不懂其中的道理,只是当snowman出现的时候哈哈乱笑,我又觉得很郁闷,为啥我不笑。
  其实情节也就这样了,不算很简单,也不是很精细。只是觉得从头到尾皇帝很喜欢ziyuan,就这样,但就是个单相思,最后落得个悲剧结果。。。很寒。
  里面人的中文太差。。。受不了,Ming将军讲的那叫中文么。。。。汗死。。。害我连底下英文字幕也来不及看了。。。倒。。。不过其他人的中文也很蹩脚。but。。。Jet Li还是很cool的。。。emmmm。
  看完电影超级累。。。It's a long day...Sleep now~~

图片 1

刚才余秋雨先生也讲到我们有几千年的历史,出过那么多了不起的作家。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像我们读吴承恩的《西游记》,不用查字典,大部分人都可以读懂。大约600年前的《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也是很简单,尽管《三国演义》是文言文,不过高中生阅读大概都没有问题。再说更古一点的《孟子》,孟子都是2400多年前的人了,我们读《孟子》也没什么问题,《孟子》在诸子文章里面应该是语言最流畅、最能够打动人心的。《史记》比较难读一点,离现在约2100年了。可是到了离现在大约1600年的时候,陶渊明的诗,他的《桃花源记》也是非常好懂。更晚一点的李白,他的诗除了一些古风之外,五言尤其是七言绝句都是非常简单的,比如“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第一次影评。
这是灿烈第一次担任主角,其实一开始看见电影名字就觉得肯定很玛丽苏,而且他还是根据小说和漫画改编的。一直对袁姗姗无感,觉得演技也还是那样。灿烈呢,为了拍电影很认真的在学中文,毕竟背景设置的就是一个韩流明星所以中文不够流利也没什么。很久以前就很喜欢exo,但对灿烈就是还可以的感觉,但他在电影里刚出场时,那个音乐配着他带着玩世不恭的坏坏的笑和那种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感觉真的让我有点心动。一瞬间就让我忘了那个笑起来会露出大白牙还会拍大腿的那个像大型犬一样的灿烈了,让我知道他再也没有那么青涩了。很开心。他依然有许多需要努力的地方,我也相信他会越来越好。

一直觉得繁体中文字很美很有特色的科迪‧威廉斯,他于日前接受《LADbibble》专访时分享自己手臂上刺青的故事,他透露,自己因为太喜欢繁体字,喜欢到决定要在身上刺青留作纪念,所以在3年前开始做功课,利用下班时间研究中文。好不容易研究出自己很满意的一句话后,科迪笑说,当时真的很兴奋,抱着期待的心拿到公司给华裔同事校对,没想到对方第一眼就噗哧大笑。

听说现在很多国家的人士都在学中文,开始说有三千万人,现在又说有六千万人,总之是增加得很快。我一直觉得我们的中华文化像一个很大的圆形,圆心无所不在,圆周无处可寻,而这个圆的半径就是中文了。这个半径有多长,这个文化就能够走多远。所以我想我们从事写作的人,就是想把这个大圆的半径延长,让这个圆显得更加博大。 

「如果别人问我手臂上的刺青是什么意思?我就可以回他『我不知道,我不会说中国话』,对方如果知道真相后,一定会觉得我很幽默!」科迪笑着表示。他直言,自己虽然不懂中文,但一直觉得繁体字很美,有属于它的独特美感,但如果要刺青留念,当然要选特别一点的,如果像其他人刺「爱」、「勇气」、「幸福」等就太俗、太一般了,所以最后干脆刺一句话,除了混淆大家外也很有特色,「你们不觉得很好笑吗?」

孔子在2000多年前曾经叹一口气,他说“道不行,乘桴桴于海”,意思说我这套仁义的道理,这些诸侯都听不进去,他就对子路他们说,我们还不如编个竹筏到海外去吧,他很失望。不过今天如果孔子还在的话,他一定觉得蛮高兴,今日的情况是什么样呢,中国在海外办了几百所孔子学院。所以孔子的这句话应该改一改,叫“道大行,乘桴桴于海”,海外都有孔子学院。

日前高雄一名洋男喝醉后,要求刺青师在额头上刺「台湾」二字,酒醒后不仅自己吓一大跳,许多网友看到照片更是笑翻。但喜欢繁体文字的外国人其实不少,美国22岁小鲜肉科迪‧威廉斯(Cody Williams)也在不久前于手臂上刺了一句中文,事后他还拍照贴上网炫耀,但没想到引发好友、网友热议,甚至还有懂中文的人留言笑说,「根本被师傅阴了!」

  

▲科迪‧威廉斯笑说,在手臂上刺这句话,其实充满趣味和笑话感。

这种成语太多了,“前呼后拥”啊,“旁门左道”啊,“千山万水”,“千军万马”,都是这样。打仗的时候我们不会看见一个兵骑十匹马,倒过来“千马万军”也不行,也不能十个兵骑在一匹马上,可是我们不假思索地说“千军万马”,极言其多啊,极言军马之多。我们不会去算,到底十比一是怎么来的。因为“千军万马”、“千山万水”,平平仄仄就是好听。我想了很久,四字成语里面很少有违背这个规矩的。唯一“不正经”的一句成语,就是“乱七八糟”。(全场笑)因为按照美学应该是“乱七糟八”,或者“七乱八糟”,结果它就偏偏是“乱七八糟”,所以就乱七八糟。(全场大笑)

▲科迪‧威廉斯表示,自己真的非常喜欢中文,觉得很有美感。

我觉得我们三个人能应邀来参加这么盛大的文化讲坛,真的非常高兴。而且很巧合,今天代表主办单位的两位先生的名字都叫“明华”,(全场笑)我的名字叫“光中”,好像对仗一样,(全场笑)这是中文的美德。

图片 2

我常常看见有这样的文体,也不一定是翻译,他因为看翻译看惯了,或者是英文读得太认真了,比如说他会写出像“他是他父亲唯一的儿子”这样的句子,这话用中文说应该就是“他是独子”,对不对?(全场笑)再比如“他是一位素食主义者”,听起来好有学问呐,某某主义者,其实我们中文只要说“他吃素”就完了。(全场大笑)再比如说这位政治家充满了“前瞻性”,我们其实讲“远见”就很简单了。远见,英文是“Foresight”,中文就说成“前瞻性”。再比如说“企图心”,其实我们本来讲“雄心”、“雄图壮志”就够了。我更觉得,英文的“Sexualharassment”中文翻译成“性骚扰”,当然很新很有味道,今天我们常常看到这个字眼。其实我们古人几千年来有没有这种事情?当然是有的。那有没有这个说法呢?当然也是有的,就是“调戏”。(全场大笑)语言上占便宜,手脚不清不楚,就是调戏嘛,对不对?

▲日前有名洋男喝醉后在额头上刺「台湾」二字。

2009年,余光中先生参加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第二十七届文化讲坛,发表演讲《爱护我们的母语》,全文如下。

图片 3

我们的语言里面还有一个成分,就是旧小说的语言。这个语言半新不旧,也不是文言文,也不是纯白话,是介于其间。那其中当然也有一些是文言文,比如说《三国演义》、《聊斋》等等,当然其他大多是白话的。我这一代人在读中学的时候,没有电视看,没有网络可以上,也没有今日的种种赏心乐事,我们课余干嘛呢?我们唯一的娱乐就是读旧小说,读得津津有味,不会比现在年轻人读《哈利·波特》逊色。旧小说的语言,如果你读久了之后,你的中文就会通的。甚至于都不必读古典的东西,光读旧小说就行,那些文字就非常之好。金庸的小说如此流行,跟他用旧小说的语言就有很大的关系。其实张爱玲有时候也用旧小说的语言,我中学时候读过的张恨水的一些书也是用这种语言,台湾有不少作家像张系国、张大春等等,还是用这种语言。这种语言其实是中国语言里面的另一度空间。

@爱台湾全球购小编鲔鱼肚这件事让我们有一个教训,刺青时千万不要乱杀价,不然刺青师傅心情不好,帮你刺了一段脏话,那不就糗大了?

1、父母应该怎样影响孩子长大;  

最后科迪更说,他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毕竟这是一种幽默,甚至他已经想好怎么对自己未来的子孙分享这件趣事,「我完全可以想象到,将来对着孙子说『我不知道,我不会说中国话』这个笑话了!」

构造成语的美学基本要求,就是简洁,然后是对仗,再有就是铿锵。对仗跟铿锵、跟平仄还有关系。我们每天讲话一定会带出很多成语,写文章也是如此。假使一位作家、一位学者演讲,完全不用成语,我想是不太可能的。当然,反过来说一个人写文章只会用成语那也不行,绝对不成气候。如果有人完全不会用成语或者用的常常是错的话,那他这个人的中文就有问题了。

后来科迪真的拿着写「我不知道,我不会说中国话」请刺青师傅刺在他手臂上,完成后他表示相当满意,也立即拍照贴上网分享,但没想到短短时间就被大家疯传、分享出去,甚至还有人替科迪抱屈,觉得他应该是被陷害,「师傅一定是看你不懂中文,故意的」、「字体也选个好看点的嘛」、「根本完全被刺青师害了!」对此,科迪连忙否认是被陷害,他强调这完全是自己的想法,不论是刺青内容还是字体都是他选的。

  

图片 4

  

简体字和繁体字在两岸之间引起很大的讨论,很多文章都很有道理,不过我以一个受害人的身份举一个例子。我这“余光中”三个字简无可简,对不对?(全场笑)偏偏有大陆的朋友认为我这个“余”字一定是简化的结果,所以他为了尊重起见,就主动加上了一个“饣”字旁,我就变成“有馀”的“馀”了。(全场笑)“余光中”就变成暗淡的暮色了。我的妻子叫“范我存”,她姓范,范仲淹的范。那么也有人认为这个“范”一定是简化的结果,所以就自动地还原为师范大学的那个繁体字“”。甚至于在大陆吃饭的时候,我座位前面的名牌都用那个“馀”。

                                     

上海是华人世界最繁华、最大的都市之一,应该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其实很多地方往往是经济发展了,有钱了,然后文化发展才有了条件。看看以前的扬州吧,要是没有扬州的财富,恐怕扬州八怪就到别处去画画了。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就是因为当地有富豪,又有文化,才有这么多的画家来画画。巴黎也是这样。其实巴黎那么多的大画家,比如西班牙去的毕加索,俄罗斯去的夏加尔等等,都是外国去的,甚至凡·高也在那里住过两年。

有人说,老用成语是懒惰的表现,其实不然。有些成语里面有历史,有地理,有典故,有文化的背景

  

  

加微信:594263455(育儿育己/推荐人),可申请入公益国学育儿群学习。群宗旨:育儿先育己,育己先育心,育心用经典,父母好好学习,孩子天天向上。让孩子从小涵养自天地而生的道德能量,与真正的圣贤为师为友。

我想上海已经有这个条件,所以我相信随着文化讲坛不断地举办,上海人更会有一种雄心,能为中国文化创造更远大的前途,谢谢!(全场鼓掌)

  

5、如何营造孩子健康成长的家庭氛围。

  

3、如何培养孩子的健全人格;  

中华文化像一个很大的圆形,这个圆的半径就是中文,半径有多长,这个文化就能够走多远

我这个月初到新加坡的国立理工大学去演讲,就是为他们的孔子学院演讲的。孔子学院到底要教什么,当然是要教中文,外国学生如果一开头不把中文学好,也不能接受中华文化。我女儿在美国一个小镇上也做过中文学校的校长,她说教科书里教的中文大多是北京的儿话语,花儿、虫儿、鸟儿、鱼儿的,等等。(全场笑)我以前在美国也教过中文,那个课本用起来也不大方便,因为鸡蛋叫作“鸡仔儿”,蛋花汤叫作“鸡仔儿汤”,肥皂叫作“胰子”。所以有美国人学了这样子的中文,跑到中国南方的店里面说我要买“胰子”,他永远买不到。我的演讲时间大概快到了。(全场笑)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爱护我们的母语》。我们的母语当然就是中文、汉语,在海外叫作华文、华语。我们现在身处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英文几乎成为世界语了,可是以英文为母语的人大概不出四亿人,主要是美国人、英国人,还有一些相关的民族和国家,比如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等等,加起来不过四亿人。而以汉语为母语的人有十几亿人,再加上海外各地的华人。所以,母语人口最多的语言应该就是我们的汉语。

图片 5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古典传统悠久而丰富,我们的教育一定要教这些东西,不能让它缺席,我甚至认为如果教科书里面把文言文拿掉了,那无异于剥夺了我们下一代的文化继承权。对中华民族的学生而言,他们应该有权利继承那么悠久丰富的中华文学、中华文化。

图片 6

两岸之间同用一种文字已经渐渐地有了相当的差别,就像英英和美英一样,同样是英文,使用起来已经有点差别,不过这是另一个问题了,今天来不及讨论了。

再看西方,就看现在最流行的英文语言体系,英国文学史一开始的一些文字,是在北欧的瑞典和挪威那一带传到英国来的。那是中世纪的文字,现在已经看不懂了,就要翻译了。世界上有英文这种语言大概只有1000年,莎士比亚写《哈姆雷特》的那个时代,根本就没有英文,只是莎士比亚把英文摆在这些人的嘴里而已。

图片 7

现在我们学英文,都把英文用到中文里来了。台湾发明了一个“作秀”,“Tomakeashow”,表演、作秀;香港把计程车叫作“的士”,那大陆就把它转一个弯叫“打的”,中文的动词“打”是什么都可以打的,(全场笑)打击敌人,打交道,什么都可以打,当然的士也免不了“打”一下。(全场笑)

  

“五四”运动到现在90年了,文言文是不是完全作废了,跟我们的生活没有关系了呢?我们是不是可以完全靠白话文来应付所有的问题了呢?不见得。因为我们还有几千条甚至上万条的成语,这些成语往往四个字或者三个字一句。

方言虽有不同,可是我们说的普通话是一样的。根要求其深,文要求其便,心要求其平

可是现在很不幸地出现了另外一种语言,我把它叫作“译文体”,“Translationese”,就是翻译出来的文体。翻得好的固然是很好,以前中国刚开始翻译外文的时候往往使用文言文,像严复,像林琴南,像辜鸿铭,也还是很好。我甚至于觉得胡适用白话文写的新诗,还不如他用离骚体翻译的拜伦的《哀希腊》,我觉得后者更有味道一点。台湾课本里面就有胡适、马君武和苏曼殊用骚体、用五言古诗、用七言古诗来翻译的拜伦的《哀希腊》。不过这种译文体发展到后来,大家的英文越学越起劲,中文越来越淡忘,中文就会发生西化,甚至发展到了某种程度成了恶性西化。

  

我们也不能说那么久以前的语言文字一定就是文言文,中国的诗词曲虽然年代很久,可是根本就透明如白话。苏东坡的《念奴娇》、《水调歌头》等等,大部分人也都能读得懂。所以到了现在,古代的一些名句都变成成语了,“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雪泥鸿爪”、“不识庐山真面目”等等。一位作家的好句子变成了后人的成语,这是一种了不起的文化遗产。

有时候我问我的学生,我们中国人为什么讲“张三李四”,为什么没有听人说“张四李三”?其实很简单,我们讲“张三李四”,就是平平仄仄。很多四字成语就是遵循着我刚才讲的三个条件。我们说“千方百计”,没人讲“千计百方”。“言听计从”,也没有人讲“言从计听”。“瞻前顾后”,甚至于最熟悉的“鸟语花香”,正好是平平仄仄。“山明水秀”,也是平平仄仄。水可以秀,山为什么会明?山又不发光。可是我们讲得理直气壮。因为有时候我们会牺牲一点点逻辑,而要成全这个美学。

早在1998、1999年,余秋雨先生和我就先后到湖南岳麓书院演讲。我去演讲的时候他们都跟我说,另一位余先生刚来讲过,今天你来讲是下了一点雨,上次那位余先生来讲也下了雨,我说是“如余(鱼)得水”嘛,(全场笑)两条鱼。不过他是秋雨应该下雨,我是光中应该出太阳。(全场笑)同时呢,余先生好几年前去台湾巡回演讲,最后到了高雄,到我所任教的台湾中山大学演讲,那次演讲会我是主持人,所以今天我们都没有吃亏。(全场大笑)

4、家长应该如何指导孩子学习;  

根要求其深,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要“相煎”要和平。文应该就是当年“五四”运动的时候胡适提倡国语的文学,他说想求国语的文学,先要锻炼文学的国语。我认为现在行得通的文学的国语,就是大家都会讲的普通话,就是求其便。那么心求其平呢,就是所有的华人,大陆的海外的,让我们都希望中国能够富强、强大,朝更理想的愿景前进,所以我们需要平心静气,将心比心,然后心心相印。

  

几年前台湾的“教育部长”说,一个人老用成语是懒惰的表现,我认为不然,所以跟他有好几次的争吵。因为用普通的成语,“鸟语花香”啊,“山明水秀”啊,固然是简单,可是有些成语里面有历史,有地理,有典故,有文化的背景,像“得陇望蜀”、“朝秦暮楚”之类,就不是那样简单了。所以真正把成语掌握好的人,绝对不是懒惰的,一定是相当认真的。最近台湾有一位“立法委员”在开会的时候说,台湾这个高铁现在亏空得不得了,他要说“债台高筑”,结果说成了“债筑高台”,所以有些成语还是常常会弄错。

今天我们这个主题是“同根·同文·同心”,非常好。就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我们三个人在台上可以跟大家沟通,因为我们就是同根、同心,同时更重要的是同文。方言虽有不同,可是我们说的普通话是一样的,因此我觉得根要求其深,文要求其便,心要求其平。

如果教科书把文言文拿掉了,那无异于剥夺了我们下一代的文化继承权

  

 

其实我们的中文和英文差别非常之大,比如说英文里面很重要的连接词和介词在中文里都是可有可无的,写文章有时候没有是最好的。比如我们说“君臣”、“主仆”、“父母”、“夫妻”、“老少”、“来往”等等,这些我们中间都没有连接词,英文就一定要说“Husbandandwife”(夫妻)、“Masterandserver”(主仆)、“Theoldandtheyoung”(老少)、“Comeandgo”(来往),没有人把“来来往往”叫“Comecomegogo”,(全场大笑)没有这样的说法。我们说“士兵必须爱国”,6个字就可以了,可是英文不可以,英文必须要说“一个士兵必须爱他的国家”,英文老师一定讲“Asoldiermustlovehiscountry”,英文绝对不可以讲“Soldiermustlovecountry”,这样不通。可是中国人觉得无所谓,士兵必须爱国,一个士兵爱国,5个士兵照样爱国,爱国总是爱自己的国,不会爱到菲律宾去,对不对?(全场笑)“一个”啦,“他的”啦,对中文来讲都没有用。在写作甚至在翻译上面能够注意到这一点的人,他的文笔一定是比较简洁的。

崔明华主任、尹明华社长、余秋雨先生,还有跟我一样从海外来的两位作家女士,各位朋友们,下午好!

2、如何培养孩子健康的心态; 

本文由4166com金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随便写点,被师傅阴了

关键词:

上一篇:三天教你打造一个完美爆米花剧本,大闹天竺真

下一篇:没有了